呱呱需要小心心 咪咪来给呱呱配图的本本!!!

络绎不瓷:

一句话梗概:alpha部长无意?掉进一间满是未标记omega封闭学校的故事.......


 


01部分链接


02部分链接


03部分链接


04部分链接


05部分链接


06部分链接


07部分链接




==========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,作者准备做个本子,简单印调下,小心心就当印调了,想要本子请点心心~~=================


08


Percival的贴面吻让Newt的肩膀紧了一下,他下意识的歪歪头看了一眼Percival,Newt快速的眨了两下眼睛,吞咽下这个突然发生的行为,才有点生硬的朝着来者挤出笑容。




距离上次Newt被吻面颊似乎时隔太久了。被吻哪儿都时隔太久了。




短暂轻触。




这让发情期刚过的Omega感受清晰而尖锐——Percival匆忙的刮过脸,胡茬看不出,但能碰到。




Alpha嘴唇干,软。Newt的面颊上残留湿痕感。




不是口水,而可能是Percival留下的信息素。他总这样,在他发烧昏迷时他炽烈的信息素曾那么频繁又无意识的试图攻克他。侵略性强。




这不像…哥哥从前经常做的那样,哥哥是爱留下那么点信息素,在他的手腕内侧和大腿内侧。缭绕让他心安。




他故意的?这个认知让Newt再度看他,确认。Percival也看了他一眼。Alpha注视他的脸只那么一瞬息,眼里的光芒如淬火一刻,也如阴燃的琥珀,让他挨一下烫。Percival无声的提醒和警告他打起精神,不要涣散。




同时那里面还有本能的东西。




Newt足够成熟,有过隐秘的情事,他熟悉自己的属性和自己的身体。他能明白Percival的举动,还有他释放的信息素。




这个Alpha,刚刚是从Alpha打量思考Omega的角度看了他一眼。




太,太过了。Newt的心脏轻微的颤动。




中尉已经站在他们面前。他没有放过这一对方才一瞬的目光交汇。不管他们在交汇什么,这里面是有点什么。他有敏锐直觉。他从Percival那里没有得出什么,礼貌,镇定,过于镇定,有点严阵以待的意思。




中尉一直走到Newt面前。他视线转移到了Newt身上。绿色的裙子熨烫过,没有折痕,却因为天然丝绸久置有些泛旧。




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中尉Gellert,Gellert Grindelwald,Newt先生,您早上好。”Newt被中尉轻巧的托起手腕,没劲儿似的摇晃着握握手就松开。




Newt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。对于中尉来说,他的年龄身量穿着打扮甚至气场都似乎不重要,因为只是那对异色双瞳就够让人印象深刻的,肯定曾经有很多人,天真的好奇的,会盯着他的眼睛看个没完。两个瞳孔谁比谁更绿,谁比谁更黄,然后不自觉的试着移动角度和光再看看...




等与他直视半天了才发现中尉也在看他,那时这个人就会被看穿一般,如果有什么藏匿的心迹就会泄露大半。




中尉得天独厚的适合某些工作,审讯,钻探,搜查,他的确是靠这双眼睛来洞悉一切。




中尉坐下,有点失落的顾盼,“这里比我想象中冷清。我本以为能看到很多学生。”




Percival按照原先的说法回复他,“学生们都放假了。现在是暑假。”




Grindelwald若有所指的,“看起来,我的运气太不好了。所有人都不在吗这么一所学校,只有percy校长您和您的伴侣以及...”




Percival自然的接话,“..及这两个寄宿生,他们假期也在这里。他们是Credence和Kevin。之外就...”




“beta校工也休假?我知道一般Omega学院会有一些常驻的校工...”




“他们采购去了,每月几次,驾马车,因为中尉,这里太偏僻了,什么都没有。”Newt有点心虚的讲很快。他想起滚下山坡的马车...不知下落的Beta夫妇。




Percival看着中尉,抬手做出个请随意检查的手势,他显得很诚恳。同时微弱的抵抗,声明他才是学院的主人,主动顺从不拒绝Grindelwald的检查。




中尉的随从没有动作,没有搜查。




Alpha心照不宣的无声角力让Newt的Omega本能感到不适。




一点细碎的声音打破沉默,Credence来了。大托盘,他端着整套茶具,放下,倾倒热腾腾的茶水进杯子,这不是Omega该干的活,但没别的人。


 


Gellert Grindelwald接过茶杯,他看上去很喜欢,并在Credence为他递上奶盅的时候攥着Credence的手不放。按着他的手,按照他的口味往杯子里加牛奶。他的异色瞳盯着Credence说:“多谢。Credence。”




被按着手吃豆腐让Credence瞬间脸红,垂着头,但中尉也没更过分,很快松开。但一直看着他,Gellert Grindelwald格外对Credence有兴趣,一直和他闲聊,


“这茶冲的真香,你还会其他的吗?”


“不会...什么了。”


“会做饭吗?”


“有,有烹调课。”


“你是这里年纪最大的孩子吗?未来打算由家里安排Alpha吗?”


“我,我一直在这里。”




Credence和他基本构不成连续的交谈,但是中尉一直兴趣盎然似的纠缠了十几分钟。




Gellert Grindelwald的到来最终似乎只是例行公事,他带来一些公文和通知。他似乎没有没有半点疑心,除了和Omega聊聊,也没别的兴趣。




中尉起身要走了,他们都松了一口气。但中尉边往外走边闲闲的提到了几周前的坠机事件,“我想不必搜查,这只是例行安全巡视,坠机的具体位置虽然还不清楚,但是镇上前几天已经抓住了一个飞行员,他受伤了,而且伤势很重...昏迷不醒。”


Newt虽然纹丝不动,但是这番话让他瞳孔收缩。


中尉走到Percival面前,和他对峙了几秒,“如果不是已经抓到了飞行员,校长,我或许会认为是您,您身上有些军人的气质,不过也没有特别有用的情报,飞行员可能摔坏了脑子,昏迷中一直重复一句话。很费解。”


“他说什么?”Newt的心此时在嗓子眼。


“他一直说,‘我的项链不见了’。”中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Newt脖颈上的项链金盒,“您的项链很漂亮,很和您相称。再见了,下月我会再来探望你们。”


Grindelwald最后不忘从下往上的抚摸了下Credence的脖子和腺体。小男孩站不住一样求助的看着Percival。




Kevin一直站在楼梯上。看着他们离开。


 


而Newt的表情如此伤心和焦急,让Percival觉得,他有义务留下来,就算是他退烧了腿养好了也不能一走了之。


午饭在沉默中开始,Credence面有愧色的只准备了粗面包,Percival才知道,这个学院里的肉蛋奶都告罄了。Kevin嫌弃沉默的把面包弄成粉末,Newt就没有半点胃口。Credence面前甚至只有一碗稀粥。




此时去镇上绝不是好主意。另外很实际的是他们都,没钱。


“好吧,好吧,我们得,明天,去树林里。”伪一家之主Percy发话了,“那架坠机上应该有很多物资,我们想办法弄一点,可以吃的东西。”





评论
热度(110)

卡机马

造雷斯基 快来和我玩嘛!wb@Maruo马若
雀斑和鹅。wb使用略比lof频繁 Pixiv肉兔id=2367157

© 卡机马 / Powered by LOFTER